啵尔德

热爱拉郎配

本人换墙头换的异常快,请谨慎关注,请不要关注了又取消,伤不起💔

冯庸×生爹,这是什么神仙组合😍😍😍😍

这生爹也太帅了吧,我要安排一下。

追光者【井然×章远】

【4】

井然×章远   1V1   受宠攻

         章远对井然记忆的开端对于井然都是无意识记,只能说像看了一个电影一样,明天可能连主角是男是女,可能是不是个人类都就不清。
          那么井然对章远的记忆是从什么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
          应该是十二年前的冬天吧,章远还没有过生日,他的生日在高考之后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爸,我回来了!”章远刚和同学打完球回来,时间是下午三点五十二,外面飘着雪花,北方的冬天冷是一种具有强力吸力的感觉,什么东西都会以自身某个不明的点为圆心收缩,章远搓着自己起皱的手,冻的龇牙咧嘴,坐在地板就开始毫无形象的脱鞋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咳,小远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就听他爸爸不自然的咳嗽一声。
         啊呀!有客人。
         章远没注意家里有客人,有些尴尬,寻思赶紧换完鞋,打个招呼就回房间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介绍一下,这是我儿子章远,小远,叫哥,这是爸爸的学生,井然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好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现在竟然一想起章远一脸尴尬又抱歉的神态真的搞笑的要笑死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哎?你是那个考上华清的那个吧?”章远抬起头就撞上井然笑靥如花的脸。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嗯,是啊,都长这么高了,这么帅,你小时候我们还见过呢,我高考前在你家住过一个月。”欧呦!长得比我还高,到底多大年龄?
       是在章远家住过一个月,不过他爸为了不打扰井然学习把他丢到姥姥家,哭唧唧。
         到此为止,井然真正意义上认识了章远,前后相差了十年之久,但是都是在彼此最好的年华相遇。
         小丫头躺在井然的腿睡着了,旁边的章远用唇语对他说我把她抱回房间。
          刷牙的时候井然看着镜子里依在门框上的章远问: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,是我第一次你家的时候?你当时看我的时候整个眼睛都是亮晶晶的。”说到这井然轻笑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十八岁的章远喜欢计算机,脑子大抵也和计算机一样,都是指令和实施,单纯的非常直接,纯粹的没办法比喻,但是那种感觉就像雨后的春笋一样破土而出,只想着破土而出,不会在乎周围的环境适不适合。
        思至此,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
         “你知道你十八岁的时候有多可爱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章远还没反应过来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爱你。”井然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在刷牙的无意识的说出来,或许这种满当当的爱意,每天都需要抒发一下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追光者【井然×章远】

【3】

井然×章远 1V1 受宠攻

        “爸爸!爸爸!你上电视了。”嘉嘉指着电视里的章远,高兴的手舞足蹈。
         当看到章远说和井然相遇是在高中的时候,小丫头起了好奇心。
        “爸爸什么是青梅竹马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们俩什么时候是青梅竹马?我怎么不知道,我认识你的时候你都高考了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八岁就认识你了,你看你都忘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说的认识和我说的认识不一样吧。”井然想了想,反驳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 章远第一次认识井然是在井然姥姥病危住院的时候,当一个人在另一个人面前暴露弱点的时候,或许在八岁的章远心里这不算是爱情,更多的是一种怜惜的情感,但这种潜意识的印象很容易让人动摇。
         第二次是在井然考上华清大学之后,他爸爸为了激励他好好学习,在毕业典礼上让他和所有优秀毕业生合照,一个小学生对于考个好大学的想法还是模模糊糊,只知道华清大学对于每一个人都是闪闪发亮的存在,那个在自己家哭鼻子的哥哥是考上华清的闪闪发亮的存在,对于一个人生观待建立的孩子心里,井然就是一束光,是一个即遥远又可以触碰的存在。
         章远十八岁再次和井然相遇的时候,那种即怜惜又崇拜的心情或许就是爱情的开端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当时都亲你了,你怎么就记不住我呢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emmm”
         小丫头坐在井然的怀里,看看上边又看看右边,一脸懵懂,突然蹦出一句:“爸爸,你早恋!”
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,嘉嘉你哪里学的?”
        “幼儿园的小胖说的,他说十八岁之前都是早恋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嘉嘉,这不是早恋,世界上也不存在早恋这个东西的,想靠近自己喜欢的人或者事物,是人之常情,你现在可能没遇到喜欢的人或者事,但是嘉嘉,喜欢是一种很珍贵的情感,你要是喜欢谁了,一定好好珍惜不要破坏它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哎呦,我这老父亲的心,我们嘉嘉要有喜欢的人了。QAQ”
        

追光者【井然×章远】

井然×章远 1V1 受宠攻
本文主要以倒叙和插叙的手法描写,现实与回忆交叉。
【2】
         “井然,嘉嘉,我回来了!”
        “爸爸,回来啦!”还没等章远把西装挂到衣架上,小丫头就扑过去了,章远拿下巴上的胡子去女孩的脸蛋。
       “亲亲左脸,亲亲右脸,爸爸我好想你啊,爹地今天又逼我画了一天线条。” 小丫头把头放在章远的肩膀上,小手抱着他的脖子,用甜甜的声线撒娇,语气里有些抱怨。
       “井嘉洵!” 从厨房传出来一声粗狂的男声,吓的小姑娘吐了吐舌头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回来啦。” 拿着铲子的男人从厨房里走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,回来啦。”抱着女儿走到那个人旁边亲了一下那人的脸,还是那个样子,一害羞就逃避。
       “菜还没炒呢!我炒菜去。”眼睛都不敢看章远,径直就往厨房跑。
       “都老夫老妻了,嘉嘉都三岁了,害羞什么啊,哈哈哈。”
         这个样子,真熟悉啊。
         章远第一次亲井然的脸,是在他八岁的时候,应该是小学二年级,晚上放学回家,一个穿着校服的大哥哥坐在桌子旁边,面前放着一杯热水,他哭的很伤心,眼圈红了一片,黑黝黝的大眼睛里绪满了泪水,跟本忍不住的往下流,看见他进来了,拼命用手挡住自己的脸。
        “井然,你姥姥有老师呢,你就好好学习,还有不到三个月,你要是影响了学习,你姥姥得多自责。”他爸爸在一旁做着男孩的思想工作。
       井然,他记得这个名字,他爸爸总会提这个名字,他们班的尖子生,基本稳坐全校前三,原来眼前这个梨花带雨的男孩就是井然。
      “小远,你先回屋学习去吧。”
      也不知道怎么了?章远的脑子一时没转过来,鬼使神差地走到井然,踮起脚,吧唧一声亲在井然脸上,弄得二人皆是一愣。
      “大哥哥,你哭吧哭出来就好了,大脑会分泌内咖肽的,会产生欣快感。”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那时,自己自以为是,以为说了一句超级帅的话,其实和现在的“多喝热水”没有任何区别,毕竟八岁的孩子懂什么呢?只知道一个大哥哥哭的那么伤心,他需要我去保护他,即使他不需要,我也得保护他。
        可能从那天起,一个懵懵懂懂连对于玩具的爱和对于亲人的爱都没分清的孩子,心里有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就是他得看着这个大哥哥,不能再让他哭的这么伤心。
        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外形上已经初具了一个成年人的轮廓,内心也开始一步一步开始向那个成人世界迈进,井然知道自己这么哭真的很丢脸,一个一米八的小伙子,就这样坐在老师的家里哭的撕心裂肺,但是他没有办法,相依为命的姥姥就这么病倒,毫无征兆,感觉天要塌下来一样。吧唧一声,还有那句听不懂的内咖肽,发生在他十八岁的时候也留在他十八岁的回忆里,这是一个来自一个八岁孩子的温暖。
       

且听风吟【酒茨】

       好久之前写的,只写了开头,就是酒吞爱而不得故事。
  
       是正午
       酒吞倚在庭院里的樱花树下喝酒,过重的树枝颓废的垂下来,樱花纷飞,细小的花粉颗粒洋洋洒洒,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苦涩却又异常清香的气味,阳光顺着樱花花瓣的缝隙,落到酒吞的脸上,微微有些灼热,他用手挡了一下,阴影里他的心空涝涝的,眼睛发涩,有一种很奇怪的情愫,就像一块石头堵在喉咙上。
          一个人喝酒确实很寂寞啊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哎?酒吞大人你怎么没去观战,阴阳师大人们为了应援式神打的超级精彩呢。”灯笼鬼问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罢了,和我有什么关系呢?”酒吞挥挥手,就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,拉开门,坐在榻榻米上两眼无神。
         阿爸为了撮合他和红叶,特意把他俩的住所安排的很近,一开后窗就是十里红叶林,作为阿爸第一个ssr,基本上最好的都留给了酒吞,奈何阿爸又穷又非,酒吞身上至今还有两个五星的御魂,ssr更是少的可怜,除了ssn两面佛之外,酒吞是阿爸他妈抽的,妖刀是阿爸同学抽的,攒出来的阎魔,阿爸自己抽的只有大天狗和小鹿男,而且小鹿男还断了阿爸的高非。其实非也不要紧,攒碎片其实也是可以出ssr的,但是阿爸是个直男,不萌cp,如果攒ssr碎片也只能是为了斗技。
      酒吞来这个寮已经一年了,茨木的毛到现在为止还是一片,少的可怜,酒吞曾经委婉的希望阿爸可以攒一个茨木。
     得到的答复是:我要攒花鸟,斗鸡没她不行,我要茨木干啥,狗粮有姑姑和玉藻前,斗鸡也用不上他,你忘了我是睡杀了吗?
      哦
      这个寮确实有他没他都可以,可是,酒吞摸了摸心脏的位置,这里好像没有他不可以。酒吞悲哀的想着。
       叩叩
      “酒吞大人,阿爸让我来叫您去他房间。”门外的天邪鬼青毕恭毕敬。
     “好。”酒吞有些惊讶,基本上斗技完的阿爸不是很累吗,基本上回来就是呼呼大睡。酒吞虽然心里有些困惑,但脚步没有半分迟疑。
      “阿爸您找我什么事?”酒吞看着阿爸愠怒的脸还带着斗技后的疲惫。
      “樱花。”阿爸向屏风后的樱花妖比了个手势,酒吞定睛一看樱花妖怀里抱的团子。
      是茨木?!
       “你不说没朋友很孤独吗?我今天刚抽的,你养吧,我刚才喂了个达摩,你不用喂他,以后你就带着他吧,退下吧,我要休息了。”
      “……是”酒吞还没有摆脱巨大的惊喜,接过茨木团子有些不知所措,但还是小心翼翼顺着茨木的毛发,茨木正在睡觉,只有四五岁小孩那么大,浑身一股暖烘烘的奶味,闭着眼睛吮吸自己的手指,好像在做一个甜美的梦。
       出了门后
      樱花不禁跟他八卦起来
      “阿爸今天输的很惨,本来想抽个符咒去去晦气,结果又被断了高非。”
     酒吞低头看了看怀里的茨木,他好像以后只有观战的资格了。但是能再见到他,心里莫名的欢喜就抑制不住的噌的冒出来。
      一恍茨木来到寮里已经近一个月了,除了换了一套衣服,还是觉醒服,阿爸再也没给他喂蓝蛋,也没带他去观战,意思就是散养。只有每天跟在酒吞的后面,他去哪茨木就跟到哪。
        “挚友,挚友,慢一点我跟不上你啦。”茨木在后面追,似乎手脚并用都追不上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要抱,好累啊!”茨木摆出拥抱的姿势,活像个依赖妈妈的孩子。
         酒吞叹了口气,把他抱起来,没说一句,慢慢地往前走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酒吞大人,您怎么不着急啊?我们先走了,失礼了。”樱花和桃花飞快地向前跑。
         后天就是七夕了,寮里准备布置一下,每一个式神都要参与进来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挚友,七夕是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。。。这个要从很久很久之前说起,传说天上有七个仙女。。。”酒吞自顾自地讲着,这边茨木已经失去兴趣和酒葫芦玩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 真是的,什么都不懂。
          酒吞紧了紧自己的手臂,把茨木往上推了推。
          七夕当天
          式神送来的巧果,还有各式果盘放在一边,酒吞看都没看,一心想躺着睡觉,就听见
          “挚友,阿爸发的香包好香啊!我的里面是波斯菊和红豆的!挚友,你的是什么?我打开看啦!”茨木费力地打开团锦的香包。
       哗啦——
        “啊呀!挚友对不起,都散出来了。”酒吞一抬头就对上泪眼汪汪的小孩,象征性地捏捏他的小脸,无可奈何地说了一句:“一起捡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是白牡丹和红豆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挚友!挚友!”茨木伸出小手在酒吞眼前晃了晃“昨天,阎魔大人教我了一首呢!嘻嘻。”茨木一脸「快夸我」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哦?什么诗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叫南歌子,我背了哦。   一尺深红胜曲尘, 天生旧物不如新。 合欢桃核终堪恨, 里许元来别有人。 井底点灯深烛伊, 共郎长行莫围棋。 玲珑骰子安红豆, 入骨相思知不知。   ”
          背完好一会儿,也不见挚友夸他,茨木便去摇酒吞的手臂。
  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。茨木,你自己玩,我想喝点酒。”
         知不知?当然是不知。
        “挚友,这酒香的很,我也想喝点。”茨木跑过去,榻榻米上发出沙沙的声音,像雨落的声音,窝在酒吞地怀里。
        “喝了你会醉的,晚上还有七夕晚会呢。”酒吞用手轻轻点着茨木的脑袋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不嘛!不嘛!我就要喝,挚友我想喝。”茨木见撒娇不好用就开始耍赖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。。。。那我也教你首诗,你被下来,你就可以喝。”
       “好好好,我背的可快啦。”
       “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。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长江水。此水几时休,此恨何时已。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。”
         茨木以为只有四句,像樱花教的《静夜思》一样简单,一听这么长,就在酒吞的腿上打起了滚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好好,不背!但是你要和我说一遍最后一句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但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。”酒吞说这句话的时候,眼睛里亮晶晶的,微微笑着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但愿,嗯?但愿,挚友我记不住!”茨木没有瞬间记忆,只记住了「但愿」。
          酒吞的眸子又恢复了幽深,用筷子尖点了两滴酒水放到茨木嘴里。
         茨木有点不服气,又开始重复那句诗“但愿,嗯?但愿,但愿……”还没回想起来就开始打呼噜。
         但愿,但愿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 酒吞紧紧地抱着自己怀里这具柔软,暖烘烘的肉体,默默想着。

追光者【井然×章远】


井然×章远,年上,受宠攻,1V1
脑抽写的,没人看就算了

【1】
         “请问您和您的另一半是怎么相遇的呢?”对面的主持人在得知章远已经结婚的事实后,立马抛出了一个问题,没想到科技杂志也对私人情感感兴趣。
        怎么相遇的?
        怎么相遇的呢?
        章远轻笑了一下,脑子转了一下随口说一句:“我和他的话,高中,高中认识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没想到章先生和您的另一半竟然是青梅竹马,真的好让人羡慕啊!”对面的女主持人控制不住的笑开了花,女孩子对于这种修成正果的青梅竹马真的没有抵抗力。
        章远的答案倒是随口一说的,毕竟他真正认识确实是章远的高中,但是章远第一次与他相遇的时刻却要更早更早,早到之前和他说的时候,被点着脑袋说小小年纪不学好,学人家早恋。
        主持人的问题,真的触动了章远心中的那根弦,好多好多年了,以前他从来没仔细想过自己与他的相遇,没在乎过中间披荆斩棘的过程,结果是好的,就是好的,他在那就是好的。
        结束了采访,章远坐车回了公司,路过门口饮品店,思考了很久,最终否定了常喝的咖啡,试了新出的柠檬气泡水。
         好久没喝这个东西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啪叽啪叽
         是气泡在口中破碎的声音,冰冰凉凉,非常清爽,可以忍耐的刺激感,咽下去之后是残余柠檬气味和劣质的甜味,之后二氧化碳会从鼻子冲出来,刺激着泪腺发出酸涩的感觉,会有热泪盈眶的幻觉。
        恍惚会让人有初恋的感觉,一切都是那么幼稚,但是想想就会让人热泪盈眶,需要握住那个人的手才能恢复。
         这么想完章远又觉得自己矫情的很,又觉得这矫情弥足珍贵。
         人老了就是喜欢回忆过去,章远猛的向后仰了一下,伸了一个懒腰。
        铃铃铃
         电话铃声打破了思绪,手机显示的是刚才自己想的人的名字,就觉得心里甜甜的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喂?怎么了?家里有什么菜需要我买吗?我一会儿下班顺道菜市场,还有我想你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电话那头没说话,沉默一会儿就听见奶声奶气声音传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老公,快点下班,咱家闺女饿了想吃鸡排,你买两个吧,少了咱闺女吃不饱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嘉嘉,又拿爸爸电话,吃什么鸡排!”应该是从厨房传过来的,不甚清晰,接着是传递电话的声音“章远,你下班买点蘑菇吧,还有早点回家,先不说了,嘉嘉这崽子又捣乱了,早点回家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嘟嘟嘟
         挂掉电话,时间显示还有半个小时才能下班,本来是激动的跳起来,想了想还是坐下了,但是还有什么是比回家更重要的事?!
         闺女等着爸爸给你买鸡排!
        

椰奶芒果捞【豆东】【abo】

第三章
         豆子最近烦躁的心情就一直没停下,尤东东应激性智力退化目前是好不了了,左手还要每周两次的去做复健。不仅仅是掏空了豆子的钱包还掏空了豆子精神。
        这个尤东东不会是上天派下来惩罚他的吧,他活了二十八年也没做过什么对不起社会,对不起人民的事啊?最后一次一次骗人还是只是多收了上一位客人两万块钱房产中介费,而且这事说骗还不算的上是骗啊,等哪天去寺庙里忏悔忏悔,菩萨快收了尤东东这个神通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 豆子不是没照顾过孩子,他姐家的Omega外甥明明和他可亲了,说起明明这孩子,豆子就喜欢的不行,又乖又听话,还会帮豆子说话,让豆子误以为这个世界上的孩子都是天使,没想到没想到啊!尤东东这个恶魔对谁都挺好的,唯独对他,简直就是阶级敌人,使唤豆子跟使唤孙子没两样,简直就是个变脸狂魔,天天欺负豆子,还不允许豆子管自己爸爸叫爸爸,说豆子爸是他爸爸,原来还以为他对谁都这样,没想到啊!没想到啊!他天天针对豆子,这把豆子气的,天天想的都是打死傻叉。
      “大豆子!”粗犷又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,豆子闭眼睛都能想象出尤东东的德行。
         东东一叫豆子都没好事,豆子听的头痛的要命,暗骂了一声“玛德。”但还是乖乖地跑过去,不过去能怎么办,不伺候好东东,他爸爸就要踢他的屁股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祖宗,有什么吩咐?小豆子在这听您差遣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东东没说话,漫不经心的瞟了豆子一眼说:“豆子,我要喝娃哈哈,还有我都说了一百次,我看看佩琪的时候,不许你挡电视,臭豆子,你别叫冯豆子,叫冯大酱吧,说了一百遍的事,脑子都记不住,脑子和大酱一样臭,哼。”这个毒舌的崽子,豆子掐了自己一下,把气憋回去了。
         豆子很无奈地起身,慢悠悠地拿出喝的,还给他洗了点桃子,虽然豆子嘴上和心里都讨厌东东,但是没办法,该照顾还得照顾,这都来了一个月,天天跟个火药桶似的,也不知道豆子哪里惹他了,他俩光吵架就不下二十次,豆子躲都躲不起,无奈还得照顾他。
        把喝的和水果放在尤东东旁边,豆子就窝在角落里对着尤东东发射死亡光线。 这个该死的尤东东,是Omega吗?!长得比他还高,长得方方正正,宽下巴,比他还像alpha!?这是Omega吗?!要不是他傻了,以后谁娶你谁倒霉!
        “我是佩琪,这是我的弟弟乔治,这是我的妈妈,这是我的爸爸。”尤东东站起来学着小猪的台词,还连着学了两声猪叫。
        “白痴”豆子看着他那个傻样,噗呲一下笑出声。
        “冯豆子,你说谁呢?”豆子爸一菜谱就打豆子脑袋上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爸,你打我干啥,你想把我打的跟他似的啊!傻成那样!”豆子这边一生气就口不择言,东东那边黄河可就决堤了,哇的一声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哎呦喂,祖宗啊!豆子错了,豆子最傻!豆子是世界上第一大傻子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起开,爸爸,东东不傻,东东不傻。呜呜呜。”东东绕开豆子就去豆子爸安慰。
        “东东乖,东东最可爱了?豆子最傻,东东别哭了,走,爸爸带你去买好吃的,豆子,我和东东出去买东西,回来你要是没做好饭看我不打死你。”
       “爸爸,让豆子带我去买吧,他做的饭好难吃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东东,你愿意让豆子陪你去买?那好爸爸在家做饭,好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。。。嗯,臭豆子给你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。”东东摸摸眼泪,笑着对豆子说到。
         东东看的豆子一阵恶寒,他那俩眼睛里分明闪烁着诡异的光。
        豆子给东东穿好鞋,拉着东东的手出了家门。
       豆子牵着东东的手都战战兢兢,生怕又惹到着祖宗。
      “我要这个,还要那个。”
       没想到这超市逛的这么顺利,还有最后一个红绿灯过完就能回家吃晚饭了。
       下班的点,红绿灯十字路口人那个多,还得交警辅助才行。
       “10,9,8,7”豆子最爱倒数红绿灯的数字,马上到1的时候,本来好好的东东哇的就哭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警察叔叔,这个人要绑架我!救命啊!”
         豆子一脸黑人问号,我嘞个去,大哥你这等我呢?还没等豆子反应过来,两个警察就把豆子扑倒了,直接送到警察局。
         豆子反应过来之后已经在审讯室了。
         「我艹,这货报复我也就算了,这要是他被撞的事漏了怎么办?」
          “说吧,交代你的罪行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警察叔叔,六月都要飘雪花了!千古奇冤啊!他是我表弟,他是傻子。”豆子带着手铐,摆动的双手似乎都在述说着冤枉。
         作为alpha带着一个Omega,而且这个Omega还说alpha绑架他!这可是要命的事。
        豆子被关了三天,第三天他爸和他姐终于来保释他了。
        出来的第一件事,豆子先问的“我撞他的事没漏吧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没有,东东最后也和警察认错了,还有医院的鉴定证书,你姐夫稍微改了一下,还动用一些关系,就没追究。儿子,这几天你受苦了,我说了东东几句,他应该以后不会在外面这样了,但是这事终究是咱们做错了。”豆子爸叹了口气,若有所思。

大家可以评价一下《椰奶芒果捞》吗?我看看我应该怎么加强一下自己,毕竟文笔极差😭😭😭谢谢各位小可爱了。